鑽A坑爬不出來(艸
御澤,all澤村,榮純根本天使!!!!!

【御澤】一如往常 05.

前:01 02 03 04


「澤、澤村前輩!」

藤野有些不安的喊著,他感覺面前這個走得飛快的投手前輩,似乎心情非常糟糕,只是一個勁的拉著他走,完全沒有一個明確的去處。

不能投球所以才這麼生氣嗎?他的心裡又是敬佩又是擔憂,只有試著說些什麼來緩和對方情緒。

「御幸前輩一定是、怕我們投球會對手臂造成負擔,所以才阻止我們……」

藤野話說一半突然驚覺自己這麼說,會不會被認為是在幫御幸說話,惹得澤村更加不愉快,思考著該再說些什麼時,就先撞上了前面已經停下腳步的澤村。沉浸在自己思想中的藤野,並沒有注意到澤村已經停下的步伐,些微的身高差距,使得他的鼻子直接撞上了澤村後腦。

「嗚喔!...

【御澤】蠶食 中。

澤村睜開雙眼,發現他再次來到黃花紛飛的夢境。

遍地的花瓣層層堆疊,如同一張柔軟舒適的床,澤村張開雙臂躺在那之上,思考著若是這樣睡著了,是否就會回到現實之中。

可他一點睏意也沒有。

花瓣持續的落下,澤村覺得自己在這麼躺下去,說不定會被花給埋沒。即使如此,他還是沒有爬起來的打算,僅僅當作是換一個地方睡覺。

然而,在他這麼想的同時,一隻手卻伸到了他的面前。

側頭看著彎腰站在他身邊的人,澤村沒有多少猶豫就搭上那人伸出的手,稍一施力便坐起身。

御幸。

他想問對方出現在這裡的原因,但是想到以往都得不到解答的狀況,澤村只是抿起唇沒有說話,睜著帶有埋怨意味的雙眼直瞪御幸。

花瓣散落的速度加...

【御澤】蠶食 上。

映入眼簾的是,一片金黃。

漫天飛舞的花瓣如雪花般飄落。

澤村榮純一臉淡定的看著此情此景,倒是無奈的嘆了口氣。

他正在夢裡。

連續好幾天,他都重複的作著相同的夢。

伸手接住不斷掉落的黃色花瓣,他還是不知道這是什麼品種的花,也許之後會落下一整朵花也說不定,這樣也能更好去確認花的品種。

在夢裡逝去的時間總是無法估計,但澤村榮純知道,接下來會有一個人進入他的夢中。

做了一次深呼吸,他轉過身,果然再次看見那熟悉的身影。

御幸一也。

為什麼,會一直出現在這裡?

這是他想不通的問題,並且也得不到解答。

不論他和夢裡的御幸一也說什麼,從來沒有得到一個回應。

御幸一也只是帶著難得的柔...

【御澤】一如往常 04.

前:01 02 03


一天的訓練結束,球員們簡單沖洗潔淨身體之後,紛紛往食堂過去,開始享用今日的晚餐。

澤村刻意比以往都要慢的進入食堂,盛好餐點之後,他先是環繞食堂一圈,隨後挑了個離御幸有點距離的位子坐下。

隊友見平時總坐在一塊的兩人分開坐,所有人不約而同的轉頭看看澤村又看向御幸,兩個人的神色正常,完全看不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「御幸,你們還沒和好啊?」坐御幸對面的隊友,低聲的問道。

「哈……我們原本就沒有吵架。」放下碗筷,御幸一邊收拾桌面一邊回答。

「沒吵架會有現在這種冷戰的狀態?」隊友一臉狐疑,仍舊不相信他的說法,「總之快點和好吧,畢竟你們是搭檔。」

御幸知

【御澤】一如往常 03.

前:01 02


隔天早上的訓練,御幸難得的遲到了。

進入休息室的時候,免不了被其他隊友調侃一番。

他和澤村同住的事情,幾乎所有的隊友、教練等人都知道。以往總是一同進出的兩人,今天卻分別出現,不禁讓他人聯想雙方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「你們吵架了?」

「這次是誰的錯啊?剛剛澤村還說他不再跟你住了哦?」

「真的假的……御幸這次肯定是你的問題了吧。」

揚起虛假敷衍的笑,御幸只是簡短的回應他們都沒有錯。

「本來就是早晚的問題。」

他喃喃自語的一句,沒有讓其他隊友聽清楚,在他們問起時也僅僅回了句沒事,並催促隊友趕緊去練習。

跟在隊友後面離開休息室,御幸深呼吸一口氣,等一...

【御澤】一如往常 02.

前:01


『御幸前輩!』澤村擺出勝利的手勢,興奮又得意的告訴他,『選秀會,S隊選了我哦!』

『又跟御幸前輩成為隊友啦!!!』

面前的人笑得連眼睛也瞇起,但並沒有繼續說下去,似乎在期待著他的回應甚至是稱讚。

御幸哈哈笑了幾聲,簡單的說一句那真是恭喜你啊,『我的球隊願意選你,心腸真是太好了啊。』並且不忘再酸一句。

『唔……御幸一也!你就不能好好說句恭喜的話就好嗎!!!』澤村瞪著貓眼,越想越生氣的揪起對方衣領開始拉扯,『可惡,虧我還很高興可以和你同隊!把我的好心情還來!』

『哈哈哈,知道了知道了,你先把手放開。』

御幸從他手裡抽回自己的衣服,稍作整理之後,從口袋掏出一個東西,抓起澤...

【御澤】日常 03。

那是在比賽時的一個意外小插曲。


五局結束的中場休息,讓球員適度的休息過後,第六局正準備開始。

穿好捕手裝備的御幸從休息區走出來,才想叫澤村一起過去先練投幾球時,人已經從他身邊飛快的跑了。御幸先是感受到一陣呼嘯而過的風,接著回過神滿臉疑惑的看著沿著場邊狂奔的澤村。

「有貓啦,一隻黑貓。」準備上場防守的隊友為他解惑,「澤村那小子就是在追牠。」

御幸無奈的乾笑幾聲,還真是有體力啊。

「唔喔喔喔喔喔———」澤村一邊衝刺一邊大吼著。

整個球場都能聽到他的聲音,隊友嫌他吵又覺得丟臉,紛紛朝他大喊吵死了、安靜一點諸如此類的話。

「別怕,小黑!快停下來!」

御幸噗的一聲笑了...

【御澤】一如往常 01.

×職棒同隊,交往前提


「對不起,分手吧。」


看著眼前一臉歉疚的戀人,澤村只是睜著金黃的大眼,不發一語地直盯著他。事實上,他還無法組織一句完整的話語來回應他的戀人。

而在開口之前,他猛然想起五年前,剛交往時的事情。


那時他和御幸一也一起回到長野,和家人坦白了一切。

聽見他們出櫃的消息,澤村還記得原本臉上洋溢笑容的父母,瞬間變得嚴肅起來,就連爺爺也緊繃著一張臉直瞪著他和御幸,沉默幾乎讓他想把剛說出口的話,當作玩笑來解釋。

『榮純。』媽媽首先打破了沉默,『他是個男人。』

澤村挺直身板,堅定並認真的回答:『我知道。但...

【御澤】日常 02。

×同居交往


在克里斯先發的這場比賽,他們買的是本壘板後方的位子。

御幸去買飲料的時候,澤村和倉持先找到位子坐下。然而,注意到坐在他右手邊的倉持和自己中間空了一個位子的澤村,有些疑惑的開口問他是不是坐錯位子。

倉持不屑的嘖一聲,「我可不想和你們這兩個傢伙坐。」殘害眼睛。

「倉持前輩你太見外了!都已經認識多久……嗚啊!」

毫不留情的給了說個不停的澤村一拳,倉持煩躁的扯過他的衣服,勾起手固定住澤村的頭頸,邊收緊邊罵。

「想閃瞎我的眼嗎!臭小子!」

「單身的倉持君應該已經看習慣了吧。」御幸提著飲料回來,開口就說出倉持想一拳打爆他的話。

「閉嘴混蛋!」放開幾乎...

【御澤】禁制 07。END。

前:06 05 04 03 02 01


他們再次獨處,是在隔天的午休時間。

倉持幫御幸把人拐騙到了頂樓。

澤村看見他的時候只想轉身跑走,但倉持硬是將人塞了回來,嘴裡還邊罵著「男子漢大丈夫有什麼好怕的」。雖然御幸也很想直接抓著人,叫他不要想離開,可為了避免類似昨天的事情發生只有作罷。

整理好自己的思緒,御幸吐出一口氣,直視面前緊貼牆壁不願靠近他的澤村榮純。

「昨天對不起了,澤村。」

他的語氣低下並且誠懇,但澤村仍舊像隻弓起身體警戒著的貓,眼神依舊帶了點不信任和懷疑。

御幸停頓了一會,昨天與倉持談過之後,他已經明白也察覺了一些...

1 / 4

© 比特 | Powered by LOFTER